墨夜

摸个鱼非常开心(?)
其实是个人(?)

学完独战后突然嗑爆米英……!
崩得不行的摸鱼.jpg
非常自信(meiyou)地用水笔画

画了 @lemon黄 的人设……!!!
您的画太好看了吹爆!

小心翼翼添了个宋道长……。

摸一个晓道长……!
画不出道长一半的好
安详

悄悄发暑期的一些摸鱼x
唉还是挺渣bu

【杰佣】错乱(r18)

prprprpr

蘭:


•第一次开车...
•大概算白纹x弹簧手
•OOC?
•全文6k+
不嫌弃的话就上车吧.


「这套衣服是谁的?为什么扔在大厅桌子上?」艾米丽高举着衣服,看了看大厅里的几个人.
「欸、这对弹簧是什么?」艾玛指着桌上放着的东西问到.
「...不清楚...是和这些衣服放在一起的.」艾米丽摇摇头.
「啊...那个...艾米丽小姐..」一个很低的声音响起,艾米丽看过去,是奈布.「怎么了?奈布、你知道这些衣服和弹簧护肘是谁的吗?」
奈布犹豫着点了点头、「嗯...事实上、这套衣服就是我的......」
「诶诶诶???是奈布的?!」艾玛有些惊讶,她想过可能是任何人的但猜测的时候第一个就排除了奈布,毕竟这衣服的样式实在是让人无法和奈布平常的穿衣风格联系起来.
「嗯...」奈布见艾玛这么惊讶,声音更低了、「这个..是我以前待在英国时的衣服、没舍得扔.后来随其他行李一并带入庄园了...虽然一直都没有再穿过...之前收拾东西的时候忘了收拾衣服......」
艾米丽一直翻看着那几件衣服,听到奈布的话看了过来.「奈布..你还当过弹簧手?」
「嗯、不过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大概是我十七八岁的少年时期.」奈布说.
「欸!」艾玛拍了下手,提议道.「奈布你能不能再穿一次?我想看!」
艾米丽也附议,「我也很感兴趣...!而且你一直穿着的那几件衣服也有些脏了吧奈布?」
奈布抵不过两个人期待的眼神,只好拿起衣服、「那...就再穿一次......」
下午的游戏参与者名单里就有奈布、奈布想起早上答应艾米丽和艾玛的事情,无奈的举着衣服、开始有些后悔了.「啊...忘了是短裤了……」
答应女士的事情就不能反悔、直到游戏都快开始了的时候艾米丽几人才看到奈布磨磨蹭蹭的走到大厅、然后坐到最边上的那个椅子.
「噗...」艾玛捂着嘴偷笑着,玛尔塔看了看艾玛又看了看同样一副奇怪的表情和艾米丽,有些懵.然后看向奈布...「奈布...?!」
「是...是我......」听到玛尔塔惊讶的语气、奈布的声音更低了.
玛尔塔刚想问奈布这身装扮是怎么回事时、就听到“咔”的玻璃碎裂的声音,缪斯图案在眼前浮现,微微有些眩晕.

游戏开始.

奈布睁开眼,四处看了看,确定是在红教堂.
红教堂啊...也不知道监管者是谁...
奈布在吵杂的密码机面前转了转,还是下不定决心去碰它.这不怪他,怪那该死的ptsd.
本着不能拖队友后腿的想法,奈布还是强忍着不适敲打起那台吵的人头痛的密码机.
密码机破译进度还不到一半,奈布已经触电好几次了,每次都伴随着滋滋的电流声密码机破译进度也退回一小段.效率真的是低极了.
逆向解码 最为致命.
「唔...手疼...还是去拖延监管者吧、破译密码机什么的...果然还是做不到啊.」奈布伸手调整了下护肘,感受到与平时不同的触感时,才忽然意识到自己没有戴平常的钢铁护肘.这对弹簧护肘和钢铁护肘有着差不多的作用,是奈布后来闲暇无事时改装的,但没用过几次,还有些不太熟练.
不过没关系,存在感还比较弱时的监管者都不怎么强.这么想着,奈布准备去找监管者了.
奈布围着红教堂转了一圈,都没有听到预示监管者在附近的心跳.正当奈布有些疑惑时,忽然听到一声意味着监管者获得足够的存在感的钟鸣,奈布惊了一下、看样子是有人被恐惧震慑了.朝着一瞬间闪过的红影看去,是杰克、被打到的是艾米丽.艾米丽小姐的话...恐惧震慑了也情有可原,毕竟艾米丽小姐作为上等人翻窗翻板什么的、实在是不擅长.奈布算了算距离,离得不远,而且密码机还剩四台,这种时候任何一个人都很关键.好吧、去救人.
奈布跑到刚好能听到预警心跳的位置、屏住呼吸,尽量放轻了步子,慢慢地朝绑着艾米丽的狂欢之椅靠近.
奈布蹲着墙后,与狂欢之椅只间隔一堵墙.强烈的心跳意味着杰克就在这附近,奈布小心翼翼地把头探出墙边去看.哦哦、看到杰克了...不过好像有点和平常的杰克不一样?面具也换了...等等...那家伙左手的刀刃哪去了、那个...像触手似的东西是什么......正当奈布盯着杰克疑惑不解时,忽然听到艾米丽挣扎时的声音越来越大,奈布这才意识到狂欢之椅的倒计时快要结束了.奈布也顾不上什么骗刀,赶紧跑去救艾米丽.接着...毫无疑问地被恐惧震慑.
奈布陷入昏迷前仍觉得自己真是对不起艾米丽小姐.却没看到杰克伸出液体状的左手裹住绑着艾米丽的荆棘,接着荆棘就断裂开来,杰克在狂欢之椅即将启动的一瞬间将艾米丽放了下来.
艾米丽有些困惑、也忘了跑走,抬头看着杰克.等回过神来才发现手中的针剂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杰克给拿走了.她听到杰克低沉的声音响起.「艾米丽小姐,你的队友们都在墓地那边破译密码机,这一台密码机破译完你们就可以出去了...去那边找他们,破译完密码机赶紧走...好么?」
艾米丽愣了一下,不知道杰克单独把奈布留下来要干什么.她担忧的看着奈布,迟迟不动.杰克看出了艾米丽的犹豫,说道「不用担心...艾米丽小姐、我不会对他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的.」
「呜——」艾米丽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惊了一下.
杰克优雅地整理了一下帽子、「速度真快呢...可以去开电闸门了哦、艾米丽小姐、还不打算走吗?」杰克渐渐从雾隐中出来,艾米丽看到了对方面具下闪着红光的瞳.
对不住了、奈布!
艾米丽吞了吞口水,朝大门那边跑去.

「啪嗒啪嗒...咔——」杰克听着电闸门被开启的声音,俯身抱起地上的奈布,轻笑了一下,「呵...那么、接下来就是你我两人的世界了、萨贝达先生......」

「唔...」奈布渐渐地醒来,半眯着眼睁开,却看到一片漆黑,随着感官的逐渐回复,奈布知道眼前是被什么东西遮住了...布的材质.双手也被荆棘束在身后.正当奈布疑惑自己怎么没被送回庄园时,忽然感觉自己的小腿被冰凉的东西缠住了.
?!系在脑后的布条使奈布看不清眼前的事物、这使奈布心中的恐慌感更甚,奈布使劲蹬腿,试图摆脱掉蠕动在小腿肚上的不明触手状物体.

却不料那触手反而缠的更紧,甚至扯下了奈布为了遮掩短裤下露出的腿部而穿的中筒袜.一只冰凉的手抓上裸露的小腿,轻轻地向上抚过,然后停留在膝盖往上的位置.奈布哆嗦了一下.然后他听到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哎呀、真不愧曾是雇佣兵呢、这么快就醒了...我还以为...你能再昏一会的.」

点我看垃圾文手在线翻车

吹爆

山药肉丸子:

之前的父子pa——一不小心就被弄没了
我觉得我的🚲也开的没那么快啊——
算了重发一下,顺带夹一张防翻车~